120不得因未付费拒绝救治危重患者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获通过,明年6月1日起施行;系我国卫生与健康领域“基本法”

120不得因未付费拒绝救治危重患者

被告怀“粉丝心态”贬低其他艺人

恢复医师“规范化培训”表述

28.02%网络侵权为名誉权纠纷

对任何形式的伤医事件“零容忍”

表决稿采纳了这一建议,恢复了三审稿的“建立健全住院医师、专科医师培养培训制度”。

作为医疗健康“基本法”,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融入了多项医改举措,国家推进基本医疗服务实行分级诊疗制度,国家推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建立家庭医生服务团队;国家采取多种措施,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依法举办医疗卫生机构等。

在法律表决通过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主任袁杰表示,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定位就是基础性、综合性法律,“说它是基础性,主要是和其他专门法律的关系。在医疗卫生与健康法治建设方面,已经有10余部专门的法律,比如药品管理法、疫苗管理法,还有传染病防治法、执业医师法、中医药法,国境卫生检疫法、精神卫生法、献血法,以及其他关于体育方面的法律,但是一直缺少一部基础性的对基本制度做出规定的法律。这次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填补了这一项法律空白”。

涉诉侵权行为内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语言、捏造事实等,使用“饭圈”特有语言成为显著特征。所谓“饭圈”,是指粉丝对自己所属追星群体的统称。在这其中,涉嫌捏造事实的案件有105件,涉嫌使用侮辱性语言的有29件。涉诉侵权行为相对集中于社交平台,包括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平台及豆瓣等。

34名艺人诉网友侵犯名誉权

急救中心不得“没钱不给急救”

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袁杰和国家卫生健康委法规司司长赵宁回应了有关民航总医院伤医事件的提问。

赵宁表示,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表决通过,作为立法参与者,她本来应该很高兴,“但是实际上我的心情是非常沉重的,就是因为这个事件。我们非常痛心,也非常愤怒。我觉得这不是所谓的医疗纠纷问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昨天北京地区的检察机关已经对嫌疑人做出了批捕的决定,这就是一个态度。我们国家卫生健康委对任何形式的伤医事件是零容忍,这是我们一贯的态度。”

自1月1日至11月30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受理网络名誉权侵权纠纷1075件。以青少年为涉嫌侵权主体(即案件被告)的网络名誉权侵权行为,集中出现于从事演艺工作的公众人物名誉权侵权案件中,体现出近年兴起的粉丝文化的突出特点,此类案件共计125件。青少年实施的网络侵害名誉权行为,56%发生在微博、微信、豆瓣等社交平台上。

部分案件的庭审视频在庭审结束一段时间后引发上亿的话题量,再次引发公众关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继续发表不恰当言论,持续受到众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丝将个人好恶凌驾于事实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态。更有甚者,在诉讼期间发起“打赏”活动,组织同属性粉丝为其筹款。

同时,针对暴力伤医、院前急救等社会关注焦点,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提出“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公共场所应当按照规定配备必要的急救设备、设施”。

报道同时表示,朝鲜近期接连取得的国防科研成果将适用于进一步夯实该国可靠的战略核战争遏制力。

对此修改,多名委员持不同看法。委员包信和就提出还是应采用“规范化培训制度”的表述,“规范化培训有特定含义,不是泛指培训,而且也已被大家慢慢接受,所以希望还要保持原来的表述”,“我们国家医学生同国外相比门槛低一些,如果不强调规范化培训,医生的水平就很难达到要求。所以,规范化培训是保证和提升国家整体医疗质量保证不可或缺的环节”。

陈斯喜当时表示,“医闹是特例,立法要基于一般的情况,而不能根据一些特例来立法。作为一个法律制度规定必须本人同意,很多特殊情况下就无法处理了。我不赞成在法律里写要书面同意,告知可以。有时候要不要做手术就是要尊重医生的判断,要信任医生,要给医生撑腰,从社会各方面支持医生。现在出现个别医生不好的情况是有的,但总体来讲,医生是非常敬业、非常不容易的,特别是外科医生,是很辛苦的,要给他撑腰。现在为防止个别闹事把必须书面同意作为一种法律制度规定下来,不赞成”。

原告共涉及34名演艺工作者,包括17名男性和17名女性;原告年龄最小为20岁,最大为50岁,平均年龄为32.91岁;其中,30岁及以下的有15人,31岁至40岁的有12人,41岁及以上的有7人。原告职业多为演员、歌手,其中入选2019年度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前20位的有8人,21至50位的有7人,51至100位的有5人。受到广泛关注的原因包括出演热播电视剧、网剧等影视作品及参与选秀综艺节目等。

据此,表决稿修改了“手术必须取得书面同意”的规定,即将四审稿有关条款中“取得其书面同意”修改为“取得其同意”,将“不得非法获取、利用、公开公民个人健康信息”修改为“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公民个人健康信息,不得买卖、提供或者公开公民个人健康信息”。

上述纠纷中,作为被告的青少年大部分为在校大学生,少部分自述无业或自述不方便透露职业;年龄在30岁及以下的占比70%,其中年龄最小的为19岁。

四审过程中,也有的常委委员提出,草案有关知情同意、个人健康信息保护的规定应与民法相关规定相衔接。

四审稿分组审议时,委员丛斌提出,据其调研了解,有些120到家去接急诊时会要求患者家属先交钱再接人,不交钱就不接人的情况,甚至部分医院的急诊室也存在类似现象。丛斌表示,这种情况虽然不算常见,但是也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他建议在“院前急救”条款后增加限定性规定,“对危重症患者的急救,不得以先付款为条件而拒绝或拖延急救。”

据赵宁介绍,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多处阐明了国家对医务人员的保护,明确规定了“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全社会应当关心、尊重医疗卫生人员”;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是公共场所,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全社会都要维护公共场所的秩序,不单单依靠医院自身;法律责任部分“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秩序,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都要受到法律惩处,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侵权行为受追捧部分粉丝价值观存隐忧

朝中社表示,朝鲜国防科学家在当地荣幸地受到了党中央的热烈祝贺。

此前,四审稿用“建立健全住院医师、专科医师培养培训制度”,替代了三审稿中的“建立健全住院医师、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

四审稿对“院前急救”作出了规定,“国家建立健全院前急救体系,为危重患者提供及时规范有效的急救服务”。

对于类似案件,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法官指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在审理案件过程中,通过追踪网民反应发现,这些案件从立案、开庭到宣判三个环节都会受到双方粉丝的高度关注。需要注意的是,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论极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属性粉丝的“声援”和“追捧”,不仅体现在大量支持或鼓励被告的评论上,甚至出现被告微博粉丝在诉讼期间成倍增长的态势。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两名艺人同属于某组合,粉丝群体之间互相攻击的行为不断发生,导致多起相互关联的诉讼。

此系我国卫生与健康领域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的法律,共分十章110条,包括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医疗卫生机构和人员、药品供应保障、健康促进、资金保障等方面内容。

从二审稿到四审稿,草案均规定: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疗卫生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得或者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历经四审,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该法将自2020年6月1日起施行。作为医疗健康“基本法”,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包括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医疗卫生机构和人员、药品供应保障、健康促进、资金保障等方面内容。

“所有危害健康、危害生命的行为,都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袁杰说,医务人员是全体公民健康的卫士,也是卫生健康事业的主力军,医务人员是为全社会、为全体公民提供医疗服务的,为健康提供保障。“所以,对医务人员的侵害,无论从道德上还是从法律上,都应当予以严厉谴责和制裁。”

“手术必须取得书面同意”,早在二审时,就有委员对此提出不同意见。“手术要取得书面同意,我不赞成”,二审分组审议时,委员陈斯喜说。

新京报讯 昨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以164票赞成、4票弃权,表决通过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该法将自2020年6月1日起施行。

在一起侵权案中,被告是具有数十万关注者且经认证的娱乐综艺视频自媒体账号,其发布对某一艺人的侮辱性言论后,关注者纷纷阅读、评论并转发,传播范围迅速扩大。也有被告集合多人发布侵权信息后再次发布原创,或在转发评论时增加侵权言论,或采用截图等手段跨平台传播等,使得原发侵权言论多次扩散,也增加了侵权言论的首发者与转发者的查明难度。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历经四审。与23日提请审议的四审稿相比,短短5天之内,昨日的表决稿作出了“120不得因未付费拒绝救治急危重症患者”等三处重要修改。

新京报讯 在娱乐文化业发展、“粉丝文化”兴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实施侵害名誉权行为的纠纷较为多发,网络言论失范问题亟待规范。12月19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发布《“粉丝文化”与青少年网络言论失范问题研究报告》显示,在2019年全年受理的1075件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中,以青少年为被告、侵权行为集中涉及演艺工作者名誉权的案件共125件,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同时,包括演员、歌手在内的34名演艺工作者在北京互联网法院起诉维护名誉权。

此外,法院通过对涉诉青少年的抗辩理由进一步分析,发现涉诉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且大多存在侥幸心理。一是认为网上侵权难被追究。即在虚拟的互联网空间中,即便自己言论不当,但只要躲在海量信息背后,就很难被察觉和追究责任。二是主张“饭圈”文化已形成共识,应放宽法律评价标准。部分青少年强调“饭圈”言论的特殊性,认为艺人是公众人物,应对“饭圈”的贬损性评价高度容忍,不应在法律上过多苛责。三是主张“转发无责”及“法不责众”。

此外,法官也发现,个别艺人或其团队不排除有过度包装“人设”、故意炒作话题等行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为社会公众人物的思想自觉和行为自觉,缺乏对青少年价值观的正向引领。

从北京互联网法院审判实践来看,自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1月30日,该院共收案41948件,结案33521件。受理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件3836件;其中,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1075件,占比28.02%。经调研发现,以青少年为涉嫌侵权主体(即案件被告)的网络侵害名誉权行为,集中出现于从事演艺工作者名誉权侵权案件中,同时体现出近年兴起的粉丝文化的突出特点,此类案件共125件,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

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法官指出,在该院的部分案件中,青少年在其偶像走红的过程中存在替代性满足的代入心理,将偶像的成功视为自身的成功,故不遗余力帮助偶像制造话题,引发关注,不理智追星,甚至个别粉丝行为方式畸形极端:采取制作明星遗像、“炒黑料”等行为为其喜欢的艺人进行炒作;“私生饭”(指过于狂热,打扰偶像的私生活的粉丝)问题突出,将艺人偶像视为生活全部,不惜一切代价获取偶像行踪、窥探艺人生活,不惜危害公共安全、侵犯个人隐私;将大部分学习生活经费投入到购买宣传广告位、应援产品等活动中,追星方式求新、求异、求奢趋势非常明显。

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法官介绍说,该院审理的青少年实施的网络侵害名誉权行为,56%发生在微博、微信、豆瓣等社交平台上。这些社交平台用户量大、活跃度高,聚集了明星、娱乐自媒体、粉丝大V等具有较大影响的用户,舆论事件易受关注,易引发群体性侵权事件。

手术不必非要取得“书面同意”

此外,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单辟“健康促进”专章,明确提出“公民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表决稿采纳了上述建议,明确提出:急救中心(站)不得以未付费为由拒绝或者拖延为急救重症患者提供急救服务。

法院发现,在发布侵权言论时,青少年大多抱有“粉丝心态”,被起诉的青少年通常会在答辩或庭审中主动承认,其为特定艺人粉丝,通常的侵权表现为:对贬低自己偶像的言论予以回击;主动贬低其他艺人,为自己喜爱的艺人争取影响力;单纯因厌恶与其偶像进行合作的其他艺人而发起言论攻击等。

budikoral.com

Related Posts

Read also x